<sup id="q0wmk"><button id="q0wmk"></button></sup>
<strong id="q0wmk"></strong>
<strong id="q0wmk"></strong>
  • <strong id="q0wmk"></strong><strong id="q0wmk"></strong>
    <sup id="q0wmk"><button id="q0wmk"></button></sup>
    法治網首頁>>
    鍛造“尖刀”飛行部隊
    記空軍航空兵某旅旅長、空軍特級飛行員李凌
    發布時間:2022-01-20 17:39 星期四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網

    圖為李凌駕機參加空戰對抗訓練。 楊盼 攝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廉穎婷

    寒冬,空軍某機場。在灑滿朝霞的跑道上,李凌駕駛國產最新型戰機呼嘯升空,飛向指定空域。

    李凌,空軍航空兵某旅旅長、空軍特級飛行員。他不僅是空軍對抗空戰比武“金頭盔”獲得者,更是人民空軍組建的首支航空兵部隊指揮員。他帶領部隊2次奪得“天鷹杯”、5人次摘得“金頭盔”,6次執行為志愿軍烈士遺骸歸國護航任務,參加國慶70周年閱兵等重大任務,總結形成的多項經驗在全空軍推廣。

    這些年,李凌多次執行遠海飛行訓練等重大任務,每次,他都在胸前戴一面國旗,他說:“我們的身后就是祖國?!?/p>

    用第一來回報祖國

    2008年,因飛行技術過硬,李凌如愿被調入原空某師,這支部隊在抗美援朝和國土防空作戰中創下彪炳史冊的“五個首創”輝煌戰績,擊落擊傷敵機92架,涌現出一個個光耀千秋的英雄飛行員。

    每天從空勤樓前走過,李凌總會凝視“祖國用第一為我們命名,我們用第一來回報祖國”幾個大字。

    “金頭盔”,象征著飛行員精湛的技術本領,是空軍殲擊機飛行員至高無上的榮譽,可在兩次空軍對抗空戰考核中,李凌都與“金頭盔”失之交臂。歸來后,李凌一頭扎進戰術研究室,反復觀看對抗空戰訓練視頻。

    2014年再戰,李凌多了一份沉著與冷靜。在同機型、異機型對抗中,李凌均大比分獲勝,將“金頭盔”收入囊中,并被空軍評為“空戰能手”。他說:“這次與其說是打敗對手,不如說是超越自我?!?/p>

    新大綱貼近實戰,對李凌來說,很多課目是初次接觸,他最初無法充分理解戰術意圖。

    那段時間,李凌惡補基礎知識,深入研究對手戰術戰法。在隨后的考核中,李凌一舉擊落“敵機”,同時顯現出超強的協同大局觀,連教官都豎起大拇指。

    在李凌看來,大綱上只要規定了區間,訓練中就要按照上限標準來飛。一次,一個戰術動作大綱規定飛4次,可他飛了7次,下來衣服都濕透了,他卻笑著回到塔臺講評室,和大家分享著訓練心得。

    “強軍先鋒飛行大隊”大隊長高中強對李凌的評價是細致、潑辣、敬業,“無論做什么,他都一定做到最好”。

    淬煉先鋒勁旅

    “59∶166!”在該旅空勤樓門廳,鑲嵌著一塊用黃銅澆鑄而成的2011年首屆“金頭盔”空戰比分匾。

    “那一仗我們永遠忘不了?!边@一直是李凌心中的痛。這支“尖刀”飛行部隊,竟然在首輪比賽就以大比分落敗。這讓當時還身為飛行一大隊副大隊長的李凌刻骨銘心:當我們還在單純比誰的載荷拉得更大、動作更猛時,對手已經依靠電子對抗,悄然占據了戰場的制高點。

    經過深入研究和反復淬煉,他們在隨后的5次對抗空戰競賽考核中,捧回3頂“金頭盔”,幫助團隊4次奪冠。李凌也由此深刻認識到,備戰打仗,學習為要。

    升任旅長后,壓在李凌身上的責任和擔子更重了。當時,十多名飛行員從外單位調來,水平參差不齊。其中,馬長明從二代機部隊調來,一開始難以適應高強度的節奏。

    “飛行高度有微小偏差,立即準確校正!”李凌在指揮現場沉著冷靜、嚴謹細致,對每名飛行員的每個架次作出細致講評,對動作、高度、參數都嚴格要求,讓這些新加入的飛行員跟上團隊節奏,馬長明作為其中一員也逐漸建立了信心。

    每次飛行結束,李凌第一時間來到評估室,和大家一起對重要態勢的飛參信息逐幀判讀。他總結形成的多套訓練方法,被其他兄弟部隊學習借鑒。

    作為戰友,李凌對大家無比信任;作為指揮員,李凌對大家要求又十分苛刻。

    一次飛行訓練中,李凌與年輕飛行員王雨搭檔配合,實施“二對二”空戰。突然,作為長機的李凌被“敵機”咬尾,他迅速采取翻滾企圖擺脫,狡猾的“敵機”緊追不放。此刻,李凌遭到兩架“敵機”纏斗包夾,隨時有被擊落的可能。

    王雨明白,兩架“敵機”把主要精力放在長機身上,這也是李凌制造的最佳反擊“敵機”的機會,王雨瞬間理解了長機的意圖。他緊緊握住手中操縱桿,鎖定、發射,精準“擊落”一架“敵機”。戰局隨即發生扭轉,李凌立即調頭與王雨形成夾擊之勢,另一架“敵機”正準備逃離,李凌果斷將其擊落。

    戰機穩穩降落,李凌、王雨并肩走回塔臺講評室。講評中,王雨問李凌:“剛才的戰術動作十分冒險,萬一我要是擊不中,你就可能陷入被動?!?/p>

    李凌卻說:“我相信你,相信你一定會擊中?!闭沁@句話,給了王雨莫大的鼓勵。

    訓練中,李凌對達不到標準的飛行員都會揪著不放。一次飛行準備中,地面演練時李凌隨機抽點提問,一名飛行員因為說錯一個數據,被李凌痛批了半個小時。之后,李凌又耐心給這名飛行員講解。

    向未來戰場沖鋒

    李凌經常告誡自己,打仗的本領是否過硬,關鍵看能不能打贏,必須時刻用向戰標尺衡量訓練質效。在他心中,飛行訓練不僅是練為戰更是練即戰,要樹立每次起飛就是迎敵,升空就是作戰的觀念。

    “當我們還在為取得的成績沾沾自喜時,對手已然成體系對準了我們?!睆?014年開始,李凌帶領部隊與兄弟部隊捆綁在一起,聚焦對手、深入研究,對各類數據進行對比分析,全程跟蹤空戰復盤解析,十余個戰術戰法應運而生。

    初見李凌,王雨覺得眼前這位領導更像一個儒將,說話很隨和,還帶著書卷氣。

    “說他書卷氣濃,我看可不是?!痹隈R長明眼里,李凌的耐心僅在地面和飛行準備期間,有什么問題他都會細心解答,但只要飛機發動機一響,他仿佛變了一個人。

    “7次進入,有6次沒有調正,你想什么呢?”新大綱訓練期間,王雨出現細微誤差,李凌的訓斥讓他直冒冷汗。

    “上了戰場,差1公里沒有調整到位,可能你就會失去有利戰機,甚至被敵人擊落?!憋w行結束后,李凌語重心長地說。

    “他對飛行的標準要求,有時可用苛刻來形容?!蓖跤暾f,“每一個架次,旅長都必須要用實戰標準要求自己。在旅長心中,實戰標準沒有界限,更高標準就是沒有標準,必須達到忘我的標準,才能發揮戰機的最大效能?!?/p>

    提及練即戰這個話題,李凌表示,那是因為基礎扎實,他才敢把標準定得更高。只有基礎打得牢,才能將裝備性能發揮得更好。

    對于新型戰機,李凌與其他飛行員一邊學習、一邊摸索、一邊總結,制定改裝工作規范、講評檔案、使用說明、操縱指南等改裝法規和使用手冊,穩步推進改裝任務。

    經過不懈努力,李凌作為全旅第一人駕駛新型戰機呼嘯升空。飛行結束后,他來到飛行一大隊李漢雕塑前長久佇立。他說,先輩們靠著空中拼刺刀的精神打下驕人戰績,現在我們用的是最先進的戰機,先輩的精神不能丟。

    正是李凌的嚴苛,促使這些“金頭盔”種子選手快速成長。2019年7月31日,該旅飛行一大隊被中央軍委授予“強軍先鋒飛行大隊”榮譽稱號。面對這一榮譽獎旗,李凌深感必須帶領這支“尖刀”團隊勇往直前,永不懈怠,才能捍衛榮譽。

    責任編輯:張美欣
    にじいろばんび中文在线
    <sup id="q0wmk"><button id="q0wmk"></button></sup>
    <strong id="q0wmk"></strong>
    <strong id="q0wmk"></strong>
  • <strong id="q0wmk"></strong><strong id="q0wmk"></strong>
    <sup id="q0wmk"><button id="q0wmk"></button></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