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q0wmk"><button id="q0wmk"></button></sup>
<strong id="q0wmk"></strong>
<strong id="q0wmk"></strong>
  • <strong id="q0wmk"></strong><strong id="q0wmk"></strong>
    <sup id="q0wmk"><button id="q0wmk"></button></sup>
    法治網首頁>>
    家庭教育促進法帶火家庭教育指導師培訓市場
    莫讓家庭教育指導師變味
    發布時間:2022-01-13 10:24 星期四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網

    1月3日,江蘇省如皋市吳窯鎮立新社區農家書屋,婦聯志愿者現場給家長和孩子們解讀家庭教育促進法,圍繞家長如何提升家庭教育能力等進行交流。 法治日報通訊員 徐慧 攝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趙晨熙

    “自從考了××證,掙得比以前多很多,快測一測你能報考嗎?”對于這樣的網絡廣告,相信人們并不陌生,同樣的話術,將其中的“××”換成主推的內容,就成了一條有針對性的廣告。而最近,家庭教育指導師就成為了網絡推廣的新寵。

    家庭教育指導師的火熱與家庭教育促進法的施行密不可分。今年1月1日起,家庭教育促進法正式施行,這是我國首次就家庭教育進行專門立法,家庭教育也由傳統“家事”上升為重要“國事”,父母們開啟了“依法帶娃”時代。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近日接受《法治日報》記者采訪時指出,家庭教育促進法的施行確實會給家庭教育指導師帶來一定的“職業紅利”,但當前培訓機構存在借由法律施行夸大宣傳甚至變質操作等情況,應理性看待并及時規范家庭教育培訓市場。

    培訓機構宣稱“低門檻、易通過、收入高”

    “家庭教育指導師,未來五年的‘金飯碗’”“前景大好的家庭教育指導師,你還在等什么”……面對鋪天蓋地的宣傳,《法治日報》記者近日分別向兩家培訓機構進行咨詢。

    值得注意的是,兩家機構在向記者提供具體咨詢前,均主動介紹了家庭教育促進法的施行,一家培訓機構的范老師更是直言不諱地表示,法律的出臺讓家庭教育指導師的咨詢量有了大幅提升。

    對于考證門檻,兩家機構均表示“零基礎”即可,不需要本人擁有教育專業學習背景,對學歷也沒有要求,只要能使用電腦線上學習,參加考試即可。

    記者咨詢后了解到,當前家庭教育指導師培訓大多采用線上教學方法,只要在線學習達到規定課時,就可參加考試。

    被問及具體學習內容,一家培訓機構的劉老師坦言,學習主要就是“掛”課時,如果時間精力有限,甚至不用學習具體內容。

    之所以擁有如此“底氣”,是因為機構會在考試前提供給考生三套“密卷”,押題準確率能達到90%左右,只要將“密卷”內容背會,考試就能“包過”。為了向記者印證,劉老師發送了幾條和學員的聊天截圖,上面可以看到一些學員在考試后稱贊“密押題真的太準了”。

    咨詢中,劉老師不斷催促記者盡快報名,以便趕上今年3月26日的全國統一考試,“這次統考還是執行老政策,兩門考試均為筆試,沒有面試題,且通過后直接取得的是家庭教育指導師高級證書?!?/p>

    另一機構的范老師則用家庭教育促進法來提醒記者“重視”這一問題?!艾F在國家法律出臺了,以后對家庭教育指導師的培訓會越來越嚴格,如果趕不上3月的考試,下一批就只能從初級家庭教育指導師進行報考?!?/p>

    談及考證后的就業前景,兩家機構均表示證書具有很高“含金量”。從機構發來的證書照片,記者注意到發證單位是中國國家人事人才培訓網,是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事業單位人事服務中心主辦的國家級網絡培訓教育專業機構,證書是職業技能證書。兩家機構均承諾考證后會幫忙推薦工作。

    在報考費用方面,兩家機構相差較多,劉老師所在機構表示2000元就可完成全部考證內容,包括學費、材料費、考試費等。范老師所在機構僅學費就要3500元,考試時還需再交500元考試費用。

    記者咨詢時,兩家培訓機構均反復提醒,家庭教育指導師在未來幾年將是不折不扣的“金飯碗”,收入可觀。

    警惕家庭教育指導師成為“家庭教師”

    對很多人而言,家庭教育指導師是一個相對陌生的職業。入行3年的陳曉麗向記者介紹,家庭教育指導師可以看作是家庭教育領域的“心理咨詢師”,通過了解家庭中家長和孩子的生活狀態、困惑等,通過溝通等方式找到問題,并指導幫助家長解決問題。

    在陳曉麗看來,家庭教育指導師工作中要把握兩大核心:一是指導對象要針對父母,雖然具體案例也會涉及孩子的問題,但在矛盾癥結、解決方法等方面的分析和引導上,一定要從父母方入手。二是家庭教育指導師是給家長教授育兒的經驗和方法,絕非代替家長去教育孩子,更不是變相去教孩子文化課程,成為“家庭教師”。

    在實際咨詢中,就有家長誤將家庭教育指導師等同于家庭教師,詢問孩子文化課的問題。陳曉麗覺得,當前家庭教育指導師被越來越多的人所熟知,應準確把握其工作本質,不能“變味”。

    這也是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所擔心的。熊丙奇注意到,當前一些培訓機構在宣傳時對市場前景作出了預測,稱未來幾年至少需要460萬名家庭教育指導師,年收入可達15萬元至50萬元。

    在熊丙奇看來,隨著對家庭教育日益重視,出現人才缺口是正常的,但當前數據恐怕是參考此前校外學科類培訓機構的學科培訓教師數測算出來的,如此就變成打著“家庭教育指導”名義的“上門私教”,不是對家長進行家庭教育指導,而是對孩子進行學科輔導。

    “如果家庭教育指導師進行的是隱形、變異的學科類培訓,既是‘雙減’政策不允許的,也不符合家庭教育促進法對家庭教育指導的定義?!毙鼙嬷赋?,家庭教育促進法明確規定,家庭教育是指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為促進未成年人全面健康成長,對其實施的道德品質、身體素質、生活技能、文化修養、行為習慣等方面的培育、引導和影響。因此家庭教育指導是面向家長,而不是面向學生的,更要警惕其成為學科培訓的“家庭教師”。

    應提升家庭教育指導培訓專業化水平

    “雖然隨著從業年限、工作經驗增長,咨詢費會提升,但當前愿意為家庭教育埋單的家長很有限,多數還是以詢問為主,很少會做長期咨詢?!标悤喳惸壳霸谀称脚_做兼職咨詢,近幾次咨詢的收入為500元左右,這一職業并不像培訓機構宣傳的那樣“吸金”。

    家庭教育促進法的實施為家庭教育指導師帶來一定“職業紅利”本是一件好事,但儲朝暉認為,當前培訓機構的夸大宣傳會導致過于逐利化的考證,“證書滿天飛”的現象并不利于行業的發展。

    調查中記者注意到,當前除中國國家人事人才培訓網頒發的證書外,一些社會機構也在進行家庭教育指導師培訓后提供證書,但此類證書僅為培訓機構自身出具的培訓證書,非職業技能證書。

    “家庭教育指導需要長期的積累,不可能僅靠幾日培訓就能完成。逐利之下,很多培訓機構缺少教育內核,一味追求背題、考試、取證,內容只是走過場,沒有實際意義?!眱Τ瘯熣J為,應大力提升家庭教育的培訓者或指導者的專業化程度,建立起一支兼具心理學、教育學、社會學等理論基礎和家庭教育指導實踐經驗的正規軍,并明確相應的培訓體系和框架,清晰界定從業者的資質要求,而不是一味降低門檻,濫發證書,導致相關人員水平參差不齊,影響行業整體發展。

    中國教育學會家庭教育專業委員會理事長趙忠心認為,家庭教育培訓隊伍應該走專業化道路,但不能放任給市場去做,政府部門應該負起監管責任。

    “對家庭教育進行指導,主要應由學校和幼兒園開辦家長學校,而不是讓市場上的培訓機構去做?!贬槍Ξ斍凹彝ソ逃嘤柺袌鰜y象,趙忠心建議可由教育部門承擔管理責任,調動學校和幼兒園的積極性。

    家庭教育促進法第六條規定,教育行政部門、婦女聯合會統籌協調社會資源,協同推進覆蓋城鄉的家庭教育指導服務體系建設,并按照職責分工承擔家庭教育工作的日常事務。

    考慮到家庭教育需要精準化、個性化服務,根據每個家庭的實際情況和遇到的具體問題來量身定制解決方案,儲朝暉建議,婦聯、教育部門和社區都應發揮各自優勢,并逐步劃清各自的職責和邊界,進一步對家庭教育培訓市場加以完善和細化。

    責任編輯:張美欣
    にじいろばんび中文在线
    <sup id="q0wmk"><button id="q0wmk"></button></sup>
    <strong id="q0wmk"></strong>
    <strong id="q0wmk"></strong>
  • <strong id="q0wmk"></strong><strong id="q0wmk"></strong>
    <sup id="q0wmk"><button id="q0wmk"></button></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