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q0wmk"><button id="q0wmk"></button></sup>
<strong id="q0wmk"></strong>
<strong id="q0wmk"></strong>
  • <strong id="q0wmk"></strong><strong id="q0wmk"></strong>
    <sup id="q0wmk"><button id="q0wmk"></button></sup>
    法治網首頁>>
    社會矛盾升級 治安惡化
    2021年美國惡性槍支暴力案件創紀錄
    發布時間:2022-01-12 17:49 星期三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網

    □ 王一同

    美國非營利組織“槍支暴力檔案”網站最新數據顯示,在剛剛過去的2021年,美國發生“一次死傷4人以上”的惡性槍支暴力案件691起,創該網站2013年起對美國槍支暴力案件實施跟蹤以來的最高紀錄。2022年的前四天,美國又有400人因槍支暴力死亡。

    分析指出,新冠疫情在美國肆虐導致種種社會矛盾升級,迫使美民眾寄希望于“持槍自?!?,但越來越高的槍支持有量進一步助漲了槍支暴力犯罪的發生。這是一個近乎無解的惡性循環??v然控槍議題是美國總統拜登的競選承諾之一,然而上任一年來,民主黨在推行控槍法規方面阻力重重、效果寥寥。

    歲末年初惡性案件頻發

    美國是世界上普通民眾擁槍最多的國家,擁槍人數約為8140萬,約占成年人口的三分之一。據美國“槍支暴力檔案”網站統計,美2021年全年共有44766人死于槍支暴力,其中20676人死于他殺,死者中有1533人為17歲及以下青少年和兒童,同時還有40359人在槍支暴力中受傷?!耙淮嗡纻?人以上”的槍支暴力案件達691起。這些數據均為該網站有數據記錄以來的最高值。

    在槍支暴力事件頻發的美國第三大城市芝加哥,2021年有800多人死于與槍支暴力相關的案件,創20多年來新高;在第二大城市洛杉磯,這一數字接近400人,為15年來最高。

    歲末年初,頻發的惡性槍支暴力案件成為美國的一道“不和諧音符”。

    2021年最后幾天,接連發生數起駭人聽聞的槍支案件:北卡羅來納州亨德森縣2021年12月29日發布公告稱,一名前警長年僅3歲的女兒,在外玩耍時撿起了父親卡車里一把9毫米手槍,誤扣扳機朝自己的頭部開槍,后因傷勢過重搶救無效去世;同日,俄亥俄州哥倫布市的一名16歲女孩被她的父親誤當成闖入者開槍射殺;甚至就在2021年的最后幾分鐘,槍擊事件造成的悲劇仍在美國上演。當地時間2021年12月31日晚,密西西比州格爾夫波特一個跨年聚會活動上發生槍戰,其時距新年僅2分鐘。當地警方消息稱,活動中幾人發生爭執,隨后引發槍戰?,F場有多人開槍,共開了50多槍,導致3人當場死亡,另有一人送醫后于1月3日不治身亡。

    2022年初,美國“槍支暴力檔案”網站再度更新數據稱,2022年1月1日至4日期間,美國約有400人因槍支暴力死亡,另有282人受傷。進入2022年,美國已經發生了9起大規模槍擊事件,多起兇殺、自殺以及謀殺案件。

    新冠疫情加劇槍支暴力

    美國《自然》雜志發表的研究報告顯示,在新冠疫情期間,不但美國槍支銷售大幅增加,首次購槍的人也大幅增加,增加幅度超過20%。也就是說,這部分人在疫情之前并沒有購槍意愿,是疫情帶來的治安惡化讓他們改變了想法。

    分析指出,由于疫情以及美國經濟復蘇乏力、社會矛盾激增,尤其是種族矛盾上升,美國社會的不穩定因素持續增加。許多人擔心自己會成為不穩定因素的直接受害者,所以選擇持有槍支、攜帶槍支上街,以達到自保的目的。

    然而,持槍人數增多真的會讓美國更加安全嗎?

    此前,美國《大西洋月刊》曾刊載題為《如何說服美國人放棄他們的槍》的文章。文章稱,大多數美國槍支購買者解釋說,他們買槍是為了保護自己和家人,但現實卻是“他們的武器使他們、他們的家人和他們周圍的人都變得很不安全”。文章指出,兩年來,美國購買槍支的人以及大規模槍擊事件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多。因此,槍支實際上助漲了犯罪。

    美國民眾的持槍意愿何來?其根源在于有沒有一個相對安穩的社會環境以及一個相對有效的社會政治制度。就當下來講,這些都是美國社會所缺乏的。

    金錢政治阻撓控槍進程

    縱然惡性槍支暴力案件已給美國社會和民眾帶來了極大的不安全感,但控槍這個老生常談的議題在美國仍然難以推行。

    究其原因,在控槍問題上,金錢政治無所不在。代表槍支制造和買賣的利益集團早已滲透到美國政治生活的方方面面。

    美國全國步槍協會(NRA)是美國最大的槍械擁有者組織和強大的利益集團,擁有至少500萬會員和大量資金,在總統大選、國會選舉甚至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上都能產生重要影響。根據美國追蹤政治獻金的網站“公開的秘密”報道,NRA 2020年僅用于聯邦選舉的支出就超過2900萬美元。這些錢當然不會白花,目的就是要讓用金錢扶植起的政客幫NRA做事。收錢的人自然也知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回報“金主”成了“天經地義”的事。正因如此,20多年來,美國基本上沒有通過任何有實際意義的控槍法案。

    美國法律界的控槍努力步履維艱,還與美國兩黨尖銳對立密切相關。共和黨議員們歷年來大多會對控槍議案投下反對票,而民主黨的努力杯水車薪。

    一年前,預防槍支暴力是拜登的競選承諾之一。隨著拜登執政第一年即將結束,寄希望于拜登就任后在槍支管制方面取得進展的支持者們倍感失望,直言“我們對拜登支持槍支暴力預防運動表示感謝,但坦率地說,他并不是這項運動合格的領袖”。

    支持者們希望拜登向國會施加更大的壓力,促使后者在槍支暴力問題上采取立法行動。然而,目前民主、共和兩黨在參議院各占一半席位,這是一個主要障礙。預防槍支暴力的支持者們承認在國會推行控槍立法存在無法逾越的障礙,但仍然對民主黨表示失望。

    無數美國民眾發出這樣的質問:槍支暴力這一對美國社會來說比新冠疫情更兇猛的“流行病”,何時能有解藥?對此,美國兩黨早就用他們無休止的爭吵和扯皮給了民眾一個無聲且令人失望的回答。

    責任編輯:張美欣
    にじいろばんび中文在线
    <sup id="q0wmk"><button id="q0wmk"></button></sup>
    <strong id="q0wmk"></strong>
    <strong id="q0wmk"></strong>
  • <strong id="q0wmk"></strong><strong id="q0wmk"></strong>
    <sup id="q0wmk"><button id="q0wmk"></button></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