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q0wmk"><button id="q0wmk"></button></sup>
<strong id="q0wmk"></strong>
<strong id="q0wmk"></strong>
  • <strong id="q0wmk"></strong><strong id="q0wmk"></strong>
    <sup id="q0wmk"><button id="q0wmk"></button></sup>
    法治網首頁>>
    我國刑事合規規范化的刑事立法更新思路
    發布時間:2022-01-06 18:23 星期四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網

    □ 韓軼

    刑事合規從我國學界興起,目前已經開始了實踐性的探索,這是理論研究逐漸深化影響實踐的優秀范例。探索推進刑事合規,需要研究的不僅是刑事合規這一概念表層含義的理論探索,更需要在刑事立法的視角下去思考如何推動刑事合規的規范化發展和立法整合。

    實際上,刑事合規本身就同刑事立法密切相關。刑事合規以單位主體構罪范圍的顯著擴張為基礎條件。近年來,單位犯罪的罪名范圍顯著擴張,在單位刑事責任擴張的同時,單位犯罪的刑事責任模式從以往的報應向預防轉型也越發重要,而刑事合規的核心要義就在于企業刑事犯罪風險的被動承受向主動預防轉型。同時,刑事合規又是落實單位犯罪領域“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重要路徑。因此,刑事合規在我國實踐中的規范化發展,必然要通過刑事立法的方式進行確立。

    學界目前關注較多的,是在刑事訴訟法層面上,對因刑事合規引發的不起訴、認罪認罰從寬的程序性規范予以立法確認。但刑事合規的規范化適用,刑事實體法層面也必須進行對應性的更新。

    首先,在刑法總則層面注重對刑事合規的正向激勵立法。

    例如,可以在刑法總則第二章第四節規定的單位犯罪法條中,增設規定。如果單位能夠證明在其犯罪行為發生之前,業已確立旨在防止該類犯罪行為的刑事合規制度并且該制度得以有效運行,則可以說明單位已經盡到注意義務。犯罪行為的發生具有意外事件的性質,因此單位可以免于承擔刑事責任。上述規定實際上是在刑事實體法層面確立了合規免責制度,來激勵企業建立并認真執行合規制度。

    同時,在刑法總則第四章刑罰的具體應用中,可以將刑事合規作為一個獨立的量刑制度。在量刑時,考慮企業內部刑事合規管理系統的建立要素。同時可以考慮,即使是在犯罪行為發生后才被確立的合規系統,也是具有積極意義的事后行為而產生從輕、減輕處罰的作用。當然,事前已建立合規系統和事后才建立合規系統的應當在刑事責任評價上有一定的區別。還可以針對前罪因為合規予以不起訴或者量刑從輕、減輕后,單位短期內再次犯罪,設定特殊的從重處罰條款,或者再次享受合規激勵的限制條款。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學界很多主張對單位適用資格刑,限制單位從事特定業務領域,并將其引入到刑事合規領域,即在合規不起訴的方案中明確限制企業從事特定業務。此種主張,實際上是通過刑事合規引入了一種資格刑。但是,單位和自然人在資格刑領域有著明顯的不同。自然人限定從事特定領域職業往往只是限制個人職業選擇,對個人的影響相對較??;限定單位從事特定領域業務,不同的單位影響差異則很大。部分單位的主營業務領域比較單一,如果禁止單位從事該主營業務,實際上就是宣判了單位的“死刑”。這同資格刑的輔助性定位不符,也違背了通過刑事合規促進企業合法健康發展的初衷,也同罪責刑相適應原則沖突。因此,在合規不起訴方案中,對于禁止單位從事特定領域業務,應當進行區分。只有在涉案單位從事該特定領域業務,確實存在再次犯罪的刑事風險,并且涉案單位從事多種業務領域,禁止該特定業務領域,不會導致涉案單位難以繼續經營時,才可以考慮適用。

    其次,在刑法分則層面可以增設刑事合規的負向強化罪名。

    刑事合規不僅對企業自身防范刑事風險具有重要意義,同時也是企業積極履行社會責任的體現。對于特定領域的企業,建立刑事合規可以上升到刑事義務層面。目前域外已經有許多類似的立法,例如,英國2010年《反賄賂法》中就規定了“商業組織預防賄賂失職罪”實際上就是針對企業未能建立商業賄賂合規機制的處罰。2017年,又增設“商業組織預防逃稅失職罪”,企業的分公司、子公司、第三方或者員工有逃稅行為,只要企業沒有建立合規計劃,就推定構成該罪。

    我國刑法分則中的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罪,實際上就包含著一定的合規刑事義務要求。后續我們可以考慮在分則中增設專門的合規失職罪名,特別是對于適用了合規不起訴制度后,未認真履行合規方案的,可以優先考慮增設相關罪名。從而實現刑事實體法同刑事訴訟法合規不起訴制度之間的對應和銜接。

    刑事合規已然從理論走向實踐,后續要繼續不斷推進,必然要通過立法的模式實現規范化發展,也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實現刑事合規的主動預防功能。而刑事合規相關刑事立法的完善,既需要理論的繼續深化研究,也需要司法實踐部門的積極參與,目前的合規不起訴制度試點工作,正是為后續立法更新積累實踐經驗。

     (作者系中央民族大學法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

    責任編輯:劉策
    にじいろばんび中文在线
    <sup id="q0wmk"><button id="q0wmk"></button></sup>
    <strong id="q0wmk"></strong>
    <strong id="q0wmk"></strong>
  • <strong id="q0wmk"></strong><strong id="q0wmk"></strong>
    <sup id="q0wmk"><button id="q0wmk"></button></sup>